哪些省的高速公路财务风险高?

  • A+
所属分类:体坛快讯

原标题:哪些省的高速公路财务风险高?

记者 | 唐俊

高速公路支撑着人群流动和物流运输。截至2019年末,我国共有收费公路里程17.11万公里,其中高速公路为14.28万公里,已经是世界第一位。但不可忽视的是,我国高速公路行业债务也相当高。

受高速公路里程增加和建设投资总额扩大的影响,收费公路债务余额持续上升。2019年末,全国收费公路债务余额6.15万亿元,比上年末净增4621.7亿元,增长8.1%。

10月28日标普信评发布了《高速公路行业发债企业信用分析》(下称报告),对高速公路行业中35家代表性企业进行了信用质量分析。

青海、甘肃风险高,广东、江苏业务好

自2010年以后,高速公路行业整体上的收入都无法覆盖支出,收支缺口不断扩大。交通部数据显示,2011年,全国高速公路收支缺口为324亿元,到2019年已经达到4849.8亿元。这导致行业债务规模也不断扩大。

2019年度,全国收费公路车辆通行费总收入5937.9亿元,总支出10787.7亿元。这些支出中,主要用于偿还债务本金和利息,两者占到总支出的77.9%。其余支出为公路养护、设施改扩建、运营管理等。

标普信评分析的35家公司中,涵盖了大部分省级行政区域和少数市级高速公路企业。报告称,我国高速公路企业的潜在主体信用质量较好。

由于高速公路行业往往是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的重要交通基础设施,同时地方政府一般只设立一家或少数几家高速公路企业,对于样本企业中的绝大部分省级地方国企,标普通常认为它们能够获得极高水平的地方政府支持。

报告称,在投资规模大、资产回报周期长、资本开支持续的背景下,高速公路全行业企业的财务风险更比较相似,并多数处于偏高水平,但其再融资压力均较小。

不过高速公路企业的业务状况,跟其所在区域的经济发达程度有重要关联,不同省份的企业表现差异显著。

从各省的车流量上看,广东、江苏位列前两位,这与两地发达的高速公路网和区域经济有很大关系。排在最后的是宁夏、青海、吉林、内蒙古、甘肃等地,基本上都位于西北和东北。

具体到公司,从单公里通行费收入来看(下图中绿色方框对应的右侧数值),广东的广州交投、江苏的宁沪高速和宁波高速还是排在前三位,而青海交投、甘肃交投、蒙高路、吉林高速集团等西北和东北公司依然垫底。

标普对这35家公司的潜在财务风险和潜在业务情况进行了分析,分析维度包括结合多元化程度、资本结构、财务政策、管理与治理、流动性等因素,具体分布如下图。

可以看出,广东交投、浙江交投、首都公路依赖发达的区域经济,良好的路产效益使其在全行业内的潜在业务状况处于较好水平。宁沪高速、深高速等企业拥有的路产较为成熟,且未来资本开支规模不大,使其在全行业中保持较低的潜在财务风险。

青海交投、甘肃公投、蒙高速等由于原有路产和未来建设投资规模大,导致通车里程长而车流量少,通行费收入低,他们潜在的业务状况和财务风险两方面均处于行业较弱的水平。

贵州高速也是财务风险较高、业务状况较弱。贵州茅台集团今年9月份在上交所公告,拟募资不超过150亿元,用于对贵州高速的股权收购、偿还有息债务、补充流动资金等,以缓解贵州高速的债务风险。

第三季度营收逐步恢复

今年上半年,高速公路免费通行了近80天,导致高速公路企业营收及利润大幅下降。8月底时,界面新闻统计了19家高速公路上市公司财报。上半年,19家公司中有14家营收下降超过三成,7家企业出现亏损。

目前这19家公司中的15家发布了第三季度财报。总体上看,第三季度各家公司营收和利润都有大幅提升。上半年亏损的7家公司中,仅山西路桥还亏损8839万,但相较于上半年1.47亿的亏损额已经大幅减少。

上半年其他6家亏损公司为吉林高速、中原高速、赣粤高速、四川成渝、城发环境、粤高速,第三季度都已经扭亏为盈。

上半年,大部分企业净利润下降幅度超过80%。加上第三季度的数据后,企业经营状况都有所好转,只有少数几家企业净利润下降超过80%,东莞控股的降幅只有20%。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在10月28日的发布会上说,从5月6日恢复收费以来到10月26日,全国高速公路日均车流量3196.75万辆,已经高于去年同期,增幅为5.39%。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