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险投资之父”阿瑟-洛克,站在乔布斯和摩尔背后的传奇缔造者

  • A+
所属分类:玩家论坛

原标题:“风险投资之父”阿瑟-洛克,站在乔布斯和摩尔背后的传奇缔造者 来源:腾讯美股

腾讯证券11月19日讯,阿瑟-洛克(Arthur Rock)几乎就是“风险投资”一词的发明人。1951年,洛克毕业于哈佛大学商学院,投身投资银行业。在那个年代,洛克就意识到“若想获利,就必须抢在大多数人之前进行投资”。因此他大胆组建投资基金,然后有越来越多的投资基金组建起来,于是风险资金发展成为了一个行业。

后来,洛克被称为“风险投资四大巨头”(其他三巨头分别为唐·瓦伦丁、约翰·杜尔和维诺德·科斯拉)之一,曾荣登《时代》杂志封面,当期标题是:“巨额现金,这人能赚大钱”。

业内广泛认为,正是洛克为美国硅谷的成长播下了种子,他投资的企业成为美国高科技的领导者,他的投资哲学和为人处世方式则成为后来者的楷模。

大师生平

阿瑟-洛克于1926年8月19日出生于纽约州的罗切斯特市,他的童年很艰辛。洛克父亲来自俄罗斯,经营一家糖果店。洛克青年时代正值二战,他应征入伍,饱经战乱。他的职业生涯始于退伍之后,洛克从雪域大学毕业后,当了一年会计师,后转赴哈佛商学院。

1951年,阿瑟-洛克获哈佛MBA学位后投身投资银行业。洛克来到纽约的海登-斯通投资银行工作,海登-斯通是一家金融服务机构,洛克的父亲是该银行客户。当时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风险投资公司,只有一些私人投资机构为新技术招募投资基金。但洛克对初创小企业颇有兴趣,也投过几家,其中便包括Teledyne。

1957年,在海登-斯通做半导体工业投资分析师的洛克,收到了一位客户的儿子寄来的一封信。来信人是尤金-克莱纳,他是加州威廉-肖克利公司的一位科学家,询问是否能给包括自己在内的实验室八位核心研究人员一个共同的工作机会——帮助他们找一家生产晶体管的公司工作。

肖克利曾领导过贝尔实验室的晶体管研发小组,因发明晶体管获 1956年诺贝尔物理学奖。不过尽管肖克利本身天赋异禀,但他的性格怪癖。

1957年,由于肖克利的管理方法和怪异行为导致肖克利半导体实验室(Shockley Semiconductor Laboratory)的八位科学家出走,希望另立门户,但找了35个投资人都遭到拒绝。后来,洛克找到仙童照相机与仪器公司(FairchildCamera & Instrument )的老板谢尔曼·费尔柴尔德(Sherman Fairchild),说服他贷款150万美元,成立仙童(Fairchild)半导体公司。

1961年,洛克本人也从东海岸来到旧金山,他当时的解释是“加州人有创业精神,但钱全在东部,所以我决定把东部的钱移到加州来,支持新兴的高科技企业”。

但费尔柴尔德去世后,新的CEO反对以股票奖励员工,导致人才外流和经营业绩大幅下滑,著名的“仙童八叛徒”也先后离开了亲手创办的仙童半导体。

1968年,“八叛徒”中的罗伯特·诺伊斯和戈登·摩尔成立了英特尔,而同样出身仙童的杰里·桑德斯则在1969年成立了AMD。

1997年,英特尔公司董事长安迪·格鲁夫被《时代》杂志授予“年度风云人物”。但他却将他和英特尔的成功归功于当初扶持他创业的风险资本家阿瑟·洛克。当然,洛克本人也从英特尔的成长中获得了巨大利益。

除了英特尔,洛克投资的公司还包括象征硅谷精神的苹果,以及以10亿美金(当时的天价)卖给施乐的Scientific Data Systems。

可以说,洛克的投资史反映了硅谷的成长史。但洛克作为风险投资家的影响却更为深远——他的谦逊和专业精神渗透了整个风险投资业。正因如此,风险投资业才一直甘愿作幕后英雄,把光彩留给创业家。

投资苹果

英特尔后来的成功造就了众多富豪,曾在英特尔市场营销部担任副总裁的迈克-马库拉(Mike Markkula)在1977年结识了史蒂夫·乔布斯和史蒂夫·沃兹尼亚克,并参与出资注册成立了苹果公司,成为苹果公司的第三大股东。

当时,与洛克相熟的马库拉希望把这位老朋友拉入到年轻的苹果公司中。他不仅希望得到洛克的投资,更希望已经投资了数家硅谷知名科技公司的洛克能为苹果公司后续的发展提供更多的资源与帮助。

于是马库拉卖力向洛克推介苹果,并积极安排洛克与乔布斯见面。但这一次与乔布斯的见面,并不像之前洛克与仙童公司、英特尔公司创始人会面时的一见如故。相反,第一次会面,洛克对乔布斯没有半点兴趣。

虽然科技企业创始人衣着随便,洛克早已习以为常,但是乔布斯与其见面时的衣着简直可以称为邋遢。而且,乔布斯对洛克大肆鼓吹他们发明的蓝盒子——它可以用来免费打电话而不被电话公司察觉,这让洛克感到非常失望。

洛克后来曾说:“那时,乔布斯和沃兹并不是非常受欢迎的人。”

好在马库拉对洛克紧追不舍,建议他去参观圣何西的自制计算机展览会。当洛克看到了电脑展上苹果二号展示区人头攒动的盛况后说:“人们全都集中在苹果电脑的展位上,我想去碰一下那台电脑都很难。”

在对苹果公司进一步了解后,洛克决定投资苹果,并出任公司董事。洛克以每股9美分买了64万股,投资了5.76万美元。

1980年12月12日,苹果上市,成为1956年福特汽车上市后最大的IPO,创造出了空前数量的百万富翁。五年内,苹果公司进入了世界500强,这是当时的最快纪录。洛克最初投资的5.76万美元一夜间变成了1400万美元,每1美元的投资收回243美元。

但后来,当苹果一意孤行用了摩托罗拉的芯片后,洛克还是选择完全站在英特尔的立场上,毅然退出苹果董事会。他给出的解释是“英特尔是他的最大的孩子”,他对英特尔更为忠诚。

投资理念

人人都想知道洛克挑选赢家的秘诀,但洛克却坦承自己是技术的门外汉。他投资的对象是“人”,而不是“产品”。

“我寻找目标的首要条件就是那人是否诚实,而这要花很长时间才能知道。不是说这个人是不是会偷东西,或者拿了钱就逃之夭夭,而是他有没有勇气正视自己犯的错误。你如果问一百个人他们想不想发财,没有一个会说不想,但光有致富的欲望还不行,还必须要有牺牲精神──而“牺牲”不仅仅是指一天工作20个小时,更是指勇于说‘不’的能力。说‘不’的对象包括某些个人的喜好及任何有碍于企业发展的诱惑。”洛克曾这样说道。

洛克对投资项目非常挑剔,宁缺勿滥。他会花上一个至三个月跟创业者深谈,从各个方面了解他的人品。他的投资案一般来自友人的推荐,他对创业企划书的形式也没有行文洋洋洒洒、装订精美绝伦的要求,如英特尔的计划只有短短两页。这种重人际关系的作法一直被延续,对指望着用漂亮的商业计划书吸引投资人的创业者是一大打击。

洛克施加的另一个影响是他对投资公司的参与度——他不是那种给完钱就撒手不管的人,而是会积极参与企业的管理。比如,定期参加会议、推荐高阶主管人选、推荐财务管理公司、法律事务所、公关公司等,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会“充当创业者的心理咨询师”。

当然洛克也承认,在现今科技高速发展的年代,光会看人已经不够,必须懂技术。在他那个年代,在选择技术方面犯个错误不会有太严重的后果,如今则会至人于死地。但对于那种不闻不问创业者其人其事其技术、打通电话就投资的浮躁风,他也流露了相当的不满。

在洛克眼里,风险投资就是一门艺术,而不是科学。洛克能把资金押注在仙童的集成电路、英特尔的微处理器、苹果的个人电脑上,本该夸耀自己的高瞻远瞩,但他却谦卑地说“我是全世界最幸运的人。像我所投资的那些企业的创始人,全世界加起来也许只有一百来个,我却有幸认识其中十个。这不是运气是什么?”

但风险投资的屡屡成功又何止是简简单单“运气”两字可以解释的,仅仅是仙童、英特尔和苹果的案例就足以证明,洛克是硅谷、乃至世界风投历史上当之无愧的“风险投资之父”。(德鲁)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